2008年6月8日 星期日

演一場世代間衝突的對話

文/葉日嘉

2008年6月7日下午,在國立中央大學客家學院舉辦了一場「2008客家青年論壇」,論壇內容分為三個場次,第一場進行客家研究的學長姐經驗分享,第二場則是大學校園客家社團的分享,第三場則是目前在社會上,從事與客家相關事務工作者的分享。本人有幸擔任第二場次的主持人一職,在主持時,我"演"出了一個不算是火爆,卻帶有世代間衝突的談話。
##ReadMore##
台灣客家運動的發展不過20年,我一個人生不滿30的小伙子,竟也有10年在這個圈子打滾的經驗。一直以來,我以一個客家學生、客家後生的代表性角色,在這個圈子裡各個場合參與也發言。雖然講客家話對我而言不是什麼問題,但我卻不得不為許多,對客家有興趣,卻因受到傷害離開的人講句公道話。這些人,也許不會講客家話,或不標準,但絕不是不關心客家,可是卻常常遇到有些人不明究理的,指著這些人用一種很嚴厲的口吻罵道:「講客話、講客話,樣搬不講客話」。因此有些後生漸漸的離開了這個對年輕人極為不友善的環境。

這場論壇的第一場,我們同樣遇到了這個問題,有一位長輩站起來發言,要求講客話,要求招開講客話的論壇與會議,好像客家的一切只有「講客話」就可以解決。當時坐在台下的準備下一場次主持的我,當下改變立場,決定用普通話來一場"教育","演"出一場「衝突」,讓這位長輩,稍稍感受在公開場合被用嚴厲口語抨擊的心情。我說:「我原本想整場講客家話,但現在我突然不想,因為我覺得這種『講客話、講客話~~~』的嚴厲口吻,讓我們很不舒服。世代間應該可以有一種更平等的溝通方式。」簡單講就是,不舒服就會想要反抗的心態。

不僅如此,在我的主持工作上,我利用了主持人的職權,立了一個發言的規矩,就是年輕的與年長的舉手發言,年輕的優先,男的跟女的舉手發言,女的優先。「客家」是個極為家父長式的權力社會,年輕人必須對此有足夠的反省與改變,因此我立下了這個規矩,希望能為日後的客家會議創個例子。但是,對於後生而言,如果有機會给你,你卻不發言,就不要怨嘆沒有發言的機會。這點我覺得是後生們要積極學習的。

我沒有要刻意挑戰什麼,或對誰不禮貌的意思,"演"出一場「衝突」是為了呈現出這種,世代間不甚平等的對話方式。在第二場的論壇上,有兩位曾經擔任台大與師大兩所大學客家社的女社長,在她們所回顧的社團發展與檢討中,雖然校學客家社團,進入了即將籌備告別式治喪委員會的階段,但實質的檢討已經為我們找到了,在社團已經不存在之後,另一種可能形式。

我們透過資訊社會的網路特性,組成網路群組,進行網路上更為平等的對話機制與平台,也促成玩(客家)社團的後生與作(客家)研究的後生,一起進到這個平台中進行溝通,也形成協力式的交工。希望這篇寫在「論壇」之後的發言,可以為我所主持的"演"出,及這個演出背後,更深層對客家社會的意涵,做一個註腳。

2 則留言:

a0drtai 提到...

葉日嘉後生可畏!
如,子曰:[師不必不如弟子,弟子不必不如師!];當中央大學不能滿足學生心願時,便產生學生對中央大學的極端仇恨。也如法國多次革命後,託克維爾得出結論:高度的中央集權制和巴黎的至高無上地位,是法國多次革命的主要條件之一。[這非造反而是革命]!

eda 提到...

G點性感丁字褲吊帶襪丁字褲無線跳蛋
角色扮演跳蛋情趣跳蛋

情趣用品情趣煙火衣蝶情趣按摩棒
按摩棒電動按摩棒飛機杯自慰套自慰套情趣內衣

潤滑液SM內衣性感內衣自慰器充氣娃娃AV情趣情趣用品